承办案例当前位置:上海律师首页 - 承办案例 - 正文
钱元春律师为上海最大信用卡诈骗案主犯成功辩护
——庄某、袁某信用卡诈骗案
来源:上海律师网   http://www.ch-lawyer.com   作者:钱元春律师[介绍]


CCTV对本案的报道

案件摘要

    本案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团伙信用卡诈骗案,涉案人数16人,涉案信用卡141张,涉案金额212万元人民币。CCTV-1晚间报道、CCTV-新闻频道、CCTV-4、CCTV-12,以及南方日报、新华社、新浪、搜狐等报纸、网络媒体均对此案进行了报道。本案涉及到的信用卡诈骗罪以及主从犯的认定都是值得业内探讨的法律问题。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个人信息资料的有效保护亦是值得所有的民众关注和探讨的问题。
 
案情简介

    2006年下半年,被告人庄某、袁某与在银行工作的被告人顾某商议约定,庄某以支付信用卡信用额度10%至15%的价格,由顾某帮助庄某将原本不符合申领信用卡条件的相关人员成功申领信用卡。顾某为庄某出谋划策,告知其如何用虚假证件申请信用卡,如何增加透支额,如何提高办卡数量,如何应对银行的核实等等关键问题。

    袁某则组织其他几名涉案人员(含本案第三被告人顾某)四处收集他人居民身份证(或复印件)以及相关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私刻公章,并将身份证上的居民伪造成在各大公司上班,收入不菲的白领人士,填写信用卡申请表,由庄某交给顾某办领信用卡。共计141张。为了让信用卡里虚拟的信用额度转化成现金,袁某指使相关涉案人员以支付套现金额2%至3%费用的代价,用信用卡分别从被告人沈某、王某、颜某等人所拥有的POS机套取人民币,进行恶意透支。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共套得现金212万余元。

    2006年12月,袁某召第三被告人顾某为其手下,帮其填写申请表、接听电话、套现。后又召朱某、郭某、章某等人为其手下参与信用卡诈骗活动。

    2007年6月,在某宾馆客房内,徐汇警方将涉案的16人抓获归案。2007年11月14日,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向徐汇区人民法院对涉案人员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顾某在该宗案件中起主要作用,为主犯。徐汇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认定,第三被告人顾某起辅助、次要作用系从犯,判处有期徒刑6年;主犯庄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2万元;主犯袁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摘录)
    ……被告人庄某、袁某、顾某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根据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是主犯。……
 
    ·上海市徐汇人民法院判决书(摘录)
    关于被告人顾某的作用问题。经查,被告人顾某受被告人袁某召集和指示,参与了信用卡诈骗活动,其作用与主犯袁某相比辅助、次要,应当认定为从犯。……

钱律师评析

    最后一次会见顾某是在一审判决后的不久。当我问道其对判罚是否能够接受,是否需要上诉。他道“钱律师,这个判罚已经远远低于我的心里预期了。我不想上诉。谢谢你为我的辩护,我能接受法律对我的惩罚,我会好好在里面服刑,争取早日出狱,重新做人。”看到他对未来还那么充满希望,我相信,几年后,他还是一条汉子。

    与其他民事案件相比,刑事辩护是一个艰苦的工作,往往涉及到艰难的调查取证工作,然后根据调查取证的结果,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最大限度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要做到这点,不仅仅需要娴熟地掌握我国对于该种犯罪的法律规定和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知道刑事法律关于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规定;还需要缜密的思维能力,把握犯罪嫌疑人的实际案情,再把实际案情与国家法律的规定相互结合,尽量找出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与刑法规定之间存在的本质上的不同之处,以达到避免司法机关据此对犯罪嫌疑人定罪的目的。如果犯罪嫌疑人确实已经无任何疑义地构成了某种犯罪,那么律师的职责就转化为尽量为犯罪嫌疑人找到减轻处罚的法律根据和事实理由。这也许就是律师的作用吧。

    本案给我们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再次敲响了警钟,请保管好你的个人身份信息,不要轻易将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交与他人。这个社会,用身份证复印件可以做成的事情太多了。
 
相关法律解释
 
      · 信用卡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及认定
      · 信用卡诈骗罪的法条及司法解释
      · 信用卡诈骗罪的处罚标准
      · 主从犯的区别
 
相关媒体报道

      · 和讯网——上海最大信用卡诈骗团伙套现212万 获刑10余年
      · 新华网——上海最大信用卡团伙诈骗案宣判
      · 新浪网——涉案141张卡套现212万 最大信用卡诈骗案判决
      · 青年报——上海最大信用卡团伙诈骗案宣判 用信用卡套现212万元16名被告昨天获刑
      · 新民网——上海最大信用卡团伙诈骗案告破
      · 搜狐网——16人用141张信用卡非法套现212万元 上海最大一起信用卡团伙诈骗案宣判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天宏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顾某(被告人顾某的父亲)的委托,并经被告人同意,指派钱元春、杨松宝两位律师担任第三被告人顾某的辩护人,为其在涉嫌信用卡诈骗一案中提供辩护。接受委托后,我们查阅了案卷材料,参加了本案的庭审调查,现钱元春律师在根据法律的规定,结合本案的事实,为第三被告人顾某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本代理人认为,被告人顾某在本宗信用卡诈骗案中,并非案件的犯意引起者和策划、组织、指挥者;其完全听命、服从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袁某,参与实施了其中某一环节的犯罪行为,其所实施的行为,在整宗犯罪活动中只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顾某在该宗案件中起主要作用的证据不足。具体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顾某在本宗信用卡诈骗案中,并非案件的犯意引起者和策划、组织、指挥者。
    信用卡诈骗活动主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的目的(即犯意)。因此,谁是犯意的引起者,谁是活动的策划、组织和指挥者,谁就是主犯。就本案而言,根据同案顾某、庄某和袁某的供词可知,策划、实施信用卡诈骗犯罪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从2006年10月起,第一被告人庄某便开始与第四被告人顾某合谋骗领交通银行信用卡诈骗钱财。顾某利用其在涉案交通银行的特殊关系,为庄某出谋划策,告知其如何用虚假证件申请信用卡,如何提高办卡数量,如何应对银行的核实等等关键问题;并让庄某找到下家第二被告人袁某,由袁某负责收集申请信用卡所需的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真实的)、个人身份证复印件(真实的),私刻公章,填写申请表,交给庄某,庄某再交给顾某办卡。卡办下来后,袁某负责套现,并按与庄某约定好的分配方式与庄某进行分赃。整个诈骗活动策划完成并实施了两个月后,即2006年12月,袁某召第三被告人顾某(此时顾并不知情)为其手下,帮其填写申请表、接听电话,套现。因此,从加入时间、顾某在犯罪集团中的“手下”身份以及只参与部分环节等可以看出,被告人顾某在本宗信用卡诈骗案中,并非案件的犯意引起和策划、组织、指挥者。
    在被告人一庄某的供词中,也只有唯一一处提到顾某是袁某的手下,即侦查人员问“你知道袁某手下有几个人做信用卡生意”。庄某答:“有周某、顾某、朱某、郭某、章某、毛某”。同样,在袁某的笔录中,袁某也供认其和庄某是主谋,顾某等人是其手下,只拿工资。因此,就连本案“主谋”都不认为顾某起主要作用。可见,顾某只起辅助作用,是从犯。

    二、被告人顾某在信用卡诈骗活动中,完全听命于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袁某,是其手下,参与整个活动中的某一环节,只起到次要、辅助的作用,属于从犯。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了信用卡诈骗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行为。所谓“骗领”是指行为人以伪造虚假的身份和资信证明材料、隐瞒真相申领信用卡,并为骗领信用卡出谋划策、创造条件,提供便利,使骗领人顺利获得信用卡的活动;所谓“使用”是指行为人通过透支方式支取现金或消费以及超额透支的活动。就本案而言,“骗领”和“使用”行为具体表现在骗卡人内外勾结、虚构身份证明、提供虚假的公司资信证明材料、私刻公章、在信用卡申请表上作不实填写、以虚假身份接听银行查询电话、领取并持有信用卡后,进行套现和超额透支,并进行“养卡”以隐瞒银行并维持信用卡的有效性。就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材料可知,第三被告人顾某无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亦并非上述各环节的策划者、确定者,也不是各个环节的指挥者,其只是听命于第二被告人袁某的安排和指挥,由袁某主导和支配,在犯罪活动的某一环节实施犯罪行为。而对于信用卡诈骗的一些关键的环节,顾某都未曾参与,对于共同犯罪的完成不起主要和关键性作用。
    (一)本案被诈骗银行并非顾某参与确定。
    信用卡诈骗罪诈骗的对象是银行,银行的选择事关用虚假身份能否申请到信用卡、诈骗的目的能否得逞。因此,毫无疑问,选择哪家银行为诈骗对象就是为该宗诈骗案策划出主意的人。据2007年9月13日,侦查机关对第四被告人顾某的终审讯问笔录可知,交通银行的选择是本案第一被告人庄某决定的。顾某是交通银行的内部人员,负责办理信用卡的申请“亲访亲签”,对申办信用卡的流程和要求也非常熟悉。庄某给其信用卡透支额10%-15%的高额回报,与其内外勾结骗领信用卡。在时间节点上,顾某交待:“我从2006年10月开始为庄某办卡”,而根据2007年9月11日侦查机关对顾某的终审笔录:“我和袁某在网上认识的,2006年11月中旬,当时我没有工作,她叫我到她的公司帮忙我就去了”。因此,在顾某被袁某招进手下前,本宗信用卡诈骗已经由庄某策划、组织好,并已经选择好交通银行为诈骗银行。
    (二)本案申请信用卡人员身份证、公司营业执照等材料并非顾某负责收集
    第四被告人顾某出谋告知第一被告人庄某办理信用卡所必须的人员身份证明材料最关建的是身份证复印,为多办信用卡,同时还需要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和公章。根据袁某的询问笔录可知,第一被告人和第二被告人袁某经商量确定由袁某向案外人韦强购买身份证复印件;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除袁某自行收集外,大部分由庄某提供;公司的公章由袁某来刻。后来第十五被告人章某加入后,袁某安排章某向韦某购买身份证复印件。对于这些材料的收集和准备,顾某没有参与协商如何分工,也没有实际收集过。
    (三)本案手下人员都是由“袁某”选择
    共同犯罪的犯罪人员组成具有很强的人身性质。考虑到整个组织的稳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人员的选择也是由主犯来选择和确认的。本案中,被告人袁某手下都是由袁某根据一些基本关系来选择和确定的。比如第九被告人周某是袁某的男朋友毛某(第八被告人)介绍的,第十被告人朱某是周某的配偶;第十五被告人章某的袁某的以前同事;第十一被告人郭某是庄某女朋友的弟弟。案外人宗琴因与袁某无什么直接利益关系,曾表示要参加进来,即被袁某当场回绝(见2007年9月17日宗琴的询问笔录)。顾某作为袁某的手下,是无权参与选择和确定涉案人员的。
    这些手下被袁某召进来后,被安排从事与顾某几乎相同的工作。
    (四)套现单位都不是顾某寻找和确定的
    信用卡骗领之后,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进行套现,即从在银行安装在商家的POS机上取出信用卡额度内的现金并归为己有。并非所有的商家都愿意为别人从事套现的活动。因此,寻找和确定可靠的套现单位即成了信用卡诈骗中至关重要的一步。毫无疑问,最终确定去哪家单位套现一定是主犯来决定的。根据2007年9月26日,侦查机关对东洋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某的终审笔录以及毛某的自首笔录反映,东洋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是第八被告毛某推荐,第二被告袁某确定的。顾某是在毛某套现过几次后,袁某带其过去帮其刷卡套现的。同时,根据安利直销员沈某的口供,在安利公司虹口店处套现也是袁某通过一个姓钱的男子介绍最后确定的。袁某套现过几次后,才和顾某一起去套现。南丹路天钥桥路处也是先由袁某联系好后,指派顾某去套现过一次。
    以上三处都是先由袁某寻找,并与套现单位(或个人)谈妥“好处费”后,才指派顾某去套现。据多个被告人的供述,除上述三家单位为,袁某寻找和确定的套现地方还有好几家,而顾某都不知道。都由袁某指派其他手下去套现。
    (五)顾某不负责养卡。
    养卡也是信用卡诈骗的一个重要的环节。所谓养卡,是指每张信用卡被套现、透支完后,为了不让银行发现恶意套现透支的情况,也为了以后能够继续套现透支,需要及时按照银行的对帐单要求支付的最低额度还款。对于养卡人确定,给养卡人佣金、甚至那些卡需要养卡,都是袁某确定的。顾敏求并不参与决定,也不负责养卡。本案养卡人是第六被告人沈某。
    (六)与本案信用卡诈骗相关的几个问题
    1.实施犯罪的经费问题
    就本案而言,实施犯罪的经费大致是办卡费、刷卡费、养卡费、办公场所租赁费和犯罪人员的工资、食宿费费用。本案办卡费以透支额10%—15%支付给顾某、刷卡费以2.5%—3%支付给刷卡单位、养卡费每张2000—3000元支付给养卡人,这些是本案中最大的支出,这些都是主犯庄某、袁某确定和支付的。非主犯的顾某是无法确定这些比例及支付的。对于办公场所租赁费和犯罪人员的工资、食宿费费用等,各笔录均证实是本案被告二袁某承担的。因此,顾某不是事实犯罪的经费供给者。
    2.非法利益的分配问题
    信用卡诈骗的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那么谁能取得非法利益,谁能决定非法利益的支配,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主犯。本案中,所有被安排去刷卡的“手下”供述一致,即每次刷卡后所得费用都要全部交给袁某。根据袁某的交待,对于这些利益分配是这样的:透支总额的22%归庄某的上家(即第四被告人顾某),剩下的78%有15%左右用于养卡。这些却除掉之后,庄某拿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由袁某支配,部分用作发手下的工资,买手机、租办公室、买身份证复印件和公司营业执照,剩下的部分归为自己挥霍使用。对于这个分配方式和比例,袁某在2007年终审讯问笔录中供述:“这个分脏是庄某定的,我也是同意并执行的”。而这个分配比例,在案发前一个月,袁某才告诉顾某、周某、朱某等被告人。因此,如果顾某是主犯,其不可能不参与非法利益的分配,甚至不可能连分配的方式到案发前一个月才知道。
    3.顾某的角色和活动问题
    顾某是袁某的手下,其充当的是一个“马仔”角色。通过上述分析,顾某只是袁某诈骗钱财的工具。因跟随袁某时间较长,对填写申请表、套现的流程比较熟悉。所以,当袁某其他四位手下加入后,袁某安排顾某负责指导,但是这些手下还是由袁某直接领导并有袁某发放工资的,指导和监督也只是袁某分派给顾某的一项任务,顾某作为手下,只能附合、服从。因此,这种“传帮带”的行为并不表示顾某起主要作用,其也非案件的关键人物。

    三、公诉机关指控顾某在该宗案件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的证据不足。
    其一、如前所述,顾某是在信用卡诈骗实施过程中加入作为袁某手下的。在整宗信用卡诈骗犯罪中,包括目标银行的选择、与银行内部人员的联络勾结、申请信用卡人员身份证明材料的收集和准备、袁某手下人员的选择、对套现单位的寻找和确定、养卡、实施犯罪的经费承担、非法利益的分配关键行为活动方面,顾某均没有参与实施。顾某只是听命服从于老板袁某的安排,主要负责其中部分申请表的填写和部分信用卡的套现。公诉机关指控顾某在该宗案件中起主要作用不符合案件事实,也缺乏证据支持。
    其二、信用卡诈骗犯罪是目的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顾某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其只是袁某安排的一个去套现的“工具”,套现的所有非法财产都上交至袁某。因此,要综合分析顾某    在本案中的行为、主观恶性等来分析其是否是关键人物、是否起主要作用,以确定其是否是主从犯。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顾某在信用卡诈骗案中,没有占有他人财务的目的,不是犯意引起者和策划、组织、指挥者,其听命于老板袁某,参与实施了其中的填表和刷卡行为,该行为在整宗信用卡诈骗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顾某在该宗案件中起主要作用的证据不足。被告人顾某到案后认罪态度很好,积极交待事实,退还1万元赃款,并检举揭发他人,有利于公安机关迅速查清案件事实,应考虑从宽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采纳。

        此致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顾某的辩护人:上海市天宏律师事务所
钱  元  春    律 师
   年   月  日
注:钱元春律师现执业于远闻(上海)律师事务 所 [聘请律师]

本站名称:上海律师   上海律师事务所   网址:http://www.ch-lawyer.com(转载请保留)

阅读:12174次

[标签:上海,信用卡,诈骗,犯罪,主犯,刑罚]

现有0人对本文发表过评论。如有需要,您可在此发表留言或评论。

尊 姓:
  • *
来 自: *
验证码:请填写:钱律师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电路438号(近竹林路)双鸽大厦18楼 021-50366225*809 / 13636404068 (钱元春 律师)  微信号:qyclawyer

远闻(上海)律师事务所      上海律师网  Copyright 2008-2020  Powered By   上海律师事务所  沪ICP备 :12025680号-1

上海律师事务所-提供上海婚姻律师知识产权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刑事律师,上海合同律师 ,企业法律顾问上海律师服务。欢迎登陆上海律师网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12号